平壤与河内之间的距离约4500公里。根据金正恩专列的惯常运行速度,取道中国赴河内,需要行驶超过48个小时,这在高铁已经日益普及的今天,无论如何都是一段漫长的旅途。

放眼京津冀,不平衡、不协调问题令人担忧。北京“大城市病”突出,人口膨胀,雾霾频现,交通拥堵,集聚了过多非首都功能。京津过“肥”,周边中小城市偏“瘦”。河北人均收入只及两市一半,在公共服务水平和质量层次上,与京津差异明显,有些方面甚至呈“断崖式”。